评分1.0

人蛇狂欢(高H)

导演:谢军

年代:2008

地区:丹麦对白 丹麦

类型:   

主演:爱伦奈维尔 万芳 大芭 

更新时间:2020-07-31 19:12:34

简介:嬷嬷应了是,方氏就靠在软枕上休息了一会儿,等到了家才起来,吩咐嬷嬷们把陈绵绵领去休息,又笑着刮了刮陈绵绵的鼻尖:“新给你打了个头面,待会儿就让紫羽姐姐送到你那里去,今晚早些睡,明天还要往外祖母那里去,要休息好才是。”可如今不是想这些的时候,他把心底的震惊和疑惑都压回心里,认认真真的重新理了一遍案情,而后才正式开堂提审邱楚英。大家却都知道这是托词。

简介:

人蛇狂欢(高H)人蛇人蛇“圣上是不是也暗中盯着你们?”柳长苏肯定的问道。狂欢连镇南王府那边来的崔嬷嬷和陈嬷嬷也一反常态的让她见了。陈嬷嬷见了卫安就忍不住红了眼眶,人蛇端端正正的跪下要给卫安磕头,嘴里含着七小姐吉祥如意,长命百岁。往年每年老王妃都要对卫安说这句话,狂欢可是今年说不成了。陈嬷嬷抬手去擦眼泪,狂欢破涕为笑的点头:“好呢好呢,老王妃特意叮嘱我,让我告诉您,千万别担心她,她好好的呢。”

老王妃说过,人蛇要活着看见卫安吉祥如意,才敢闭上眼睛。陈嬷嬷不敢把这丧气话学给卫安听,狂欢努力说着吉祥话活跃气氛,狂欢说了一会儿就拉着卫安的手叹气:“老王妃再三问,大年初二那天,您怎么不跟着过去呢?”听说长宁郡主的态度忽然软和下来了,人蛇不仅主动给卫安做新衣裳,还把卫安处处带在身边,一时比卫玉珑都更得宠些。京城上下都引为奇事到处散播,狂欢镇南王府也早就听见了消息,老王妃听见的时候,却并不怎么开心,神情只是淡淡的。所以养的无法无天,人蛇不知廉耻。

不知廉耻四个字从脑海里蹦出来的时候叫老王妃有些愣,狂欢有一天她竟然也会拿这样不堪的词来形容自己女儿,可是她并没觉得这词有什么错处。犯了错不要紧,人蛇犯了错又不肯认,并且还一直耿耿于怀,这才是最要命的。随着卫安长大,狂欢她越来越明白长宁郡主冷待卫安的原因。正因为知道,人蛇所以更失望。还不就是因为卫安是跟明鱼幼的女儿同时出生,明鱼幼的女儿又死了的缘故?

她自己心里过不去,就拿卫安来撒气。好像卫安不出生,明鱼幼和明鱼幼的女儿就不会死一样。长宁的心结是不要想着解了,这么多年下来,她的心魔越中越深,自己骂也骂了打也打了,甚至还曾经亲自去往豫章,也没有什么见效,换来的只是长宁日复一日的冷淡。这回更过分,进京送节礼,人人的都有人人的都好,只有卫安的,衣服都不合身。长宁当的什么母亲?!她怎么配当一个母亲?!她抬了抬眼皮,见陈嬷嬷轻手轻脚的进来给自己提了提毯子,问她:“睡了?”

人蛇狂欢(高H)陈嬷嬷点了点头,将四面的窗子都打开通风,外头栀子花的香气迎风送进来,叫人耳目一清。老王妃眼皮也没再动一动:“你去封信给长宁,跟她说,以后安安的事不需要她插手,我来管。你告诉她,让她把安安的生辰八字包在红纸里带回来。”陈嬷嬷心里一个咯噔,动作有些迟疑:“可是……”老王妃摇头:“没什么可是的,再拖就迟了,不能再拖下去……”她看着陈嬷嬷,目光炯炯:“上头的越来越糊涂了,安安这张脸……”陈嬷嬷顿时觉得心惊肉跳,竟下意识的左右瞧了一眼。

隆庆帝都已经近古稀的人了,膝下却没养下个儿子来-----之前也是有的,而且还是明皇后亲生嫡出,可是随着明家和盛家的相继倒台,太子也不明不白的死了。从太子死了以后,隆庆帝一朝的皇子就好像遭到了诅咒,统共也才三个皇子,两个都死了,还有一个才十二岁的,却也病恹恹的是个药罐子。没儿子,为了江山都血流漂杵的隆庆帝当然不甘心,不甘心怎么办呢?当然是要扩充后宫生儿子,美人越来越多,道士也越来越多,丹药吃的也越来越多。丹药吃的多了,人也变得神神叨叨的,近年来行事是越来越荒唐了。就前年,还有个地方官上折子把他骂的狗血淋头。

说他对上不孝,对妻无义,对朝事不管对百姓无仁心,舔居帝位却不做皇帝该做的事,天底下的人都要唾骂他。隆庆帝气的一佛出世二佛升天,当场要把人给杀了。只是那人根本不怕死,也早已经准备好了棺材,隆庆帝到底还不傻,知道杀了他就更把这封骂人的折子的内容传的越来越广,硬生生的忍了这口气。可是自此以后行事却更加肆无忌惮,最近这阵子,朝中对于彻查明家一事又有言论,就立即传出云南那边出了明家余孽的事儿。要是再让有心人提起卫安的这张脸……

隆庆帝什么荒唐的事都是做得出来的……一个原本从不受宠的皇子到靠着岳家登上帝位的人,一个在富贵了之后就能飞鸟尽良弓藏的人,指望他有什么德行?他要是有德行,明家和盛家…又忘记设定时了,幸好我发现的早~~~------------

第39章 要人雨后太阳又冒了头,傍晚的夕阳叫人看的心头发慌,连在光线里的浮尘也透着腐朽陈旧的味道,卫安坐在廊庑底下,看着郁郁葱葱的栀子花,在雨水滴答里披散着头发同陈嬷嬷闲聊。陈嬷嬷是被老镇南王妃遣来给她送衣裳的,之前镇南王妃送的竟不过是小头,她去衍圣公家的衣裳,老王妃是另外准备了的。陈嬷嬷想着要哄这个小姑娘开心,话说的极为好听。

卫安也就应景的笑一笑。她早已经学会了迎面见人三分笑的本事,心里不想笑,面上也随时随地笑的出来的,习惯了也就不费什么事。笑完了睁着两只眼睛看着陈嬷嬷,似乎犹豫了一瞬才问她:“嬷嬷,您还记得清荷吗?”卫安想知道从前的事,太想知道,自从知道长宁郡主怀疑起她的身世,甚至荒唐的想要用滴血验亲这样的法子来验证她究竟是不是自己女儿的时候,她就无时无刻的不被自己的身世之谜缠绕。人活着总是需要念想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