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分1.0

192.168.0.1

导演:辛欣

年代:更早

地区:印度语 中文字幕

类型:   

主演:金在中 乐瞳 胡耀威 

更新时间:2020-07-31 19:12:34

简介:王源拱手道:“多谢陛下夸奖,原来是为了此事。陛下爱听草民的曲子,草民甚感荣幸;但今日要奏那《清平调》的话,草民怕是不能遵旨了。”官员们对于早朝的态度有些奇怪,很多老臣经历了开元和天宝的过渡,经历了贵妃进宫前后的早朝的变化。他们起初庆幸于终于能从开元年间每日早朝的痛苦之中解脱出来,再不用鸡鸣就起,顶着严寒酷暑去上朝;然而,一旦早朝变得越发的稀少,甚至一个月都没有一次的时候,这些人的心中忽然又有些慌张。李欣儿忙含笑上前,将手上拎着的大包小包的点心递上去,一旁的妇人忙道:“使不得,使不得,这如何是好?”黄三点头道:“那是自然,铜镜可是好东西,去西市上应该能卖个几百文。”

简介:

192.168.0.1她抱着几乎要跳起来的郑慧,沉声冲冯氏道“夫人也别急着就说谁谁不好……”“十二娘,你去见太子的时候给我带句话,告诉太子殿下,他若再这么焦急催促的话,我便逃出京城远走高飞不伺候了,要他记住当初的约定,不要有事没事的便来催促,这样对大家都不好。”李欣儿怔了怔道:“有这个必要么?”王源斥道:“照我说的做便是,一开始便不能让我们安稳,后面会越来越麻烦,我只想过一段安生日子,不能任他随意指使。”王源哈哈笑道:“我有名师教授,难道还会输了么?那魏小侯爷虽然是南衙千牛卫将军,但去完全不是我的对手。我和他大战三百回合,最后一脚踹翻了他,打的他直哼哼的叫饶。”

“三百回合?”李欣儿呆呆道。“嗯啊,也许没到,起码一百回合。”王源意识到牛皮吹得过了,忙改口。一旁的公孙兰终于忍不住笑出声来。王源道:“表姐,你不信?”公孙兰微笑道:“我全程在场,怎没见到你这个与人大战一百回合的大豪杰?不过那一手分筋手的招式用的倒是在时候,但也有些问题,你拗过他的手腕的时候身子应该跟着下压,用臂膀和腰身之力擒获。这小侯爷是个脓包,否则遇到会家子,你气力不够反会被反制,懂么?”那文士喷着酒气道:“非但是我,我等客舍几人都想亲眼见识见识。”

数名文士齐齐点头表示支持。王源点头道:“看来我今天是犯了众怒了,我就知道柳园住不得,早知如此,我和你们一起挤客舍不就得了么。”那几名文士正色道:“这叫什么话,你也忒看轻我们了,你这是侮辱我等的品格。”王源叹了口气,回身看着李适之道:“李相,你看见了吧,夫子言:民不患寡而患不均。果真是圣人之言,一语中的。得李相殊遇固然很好,但也容易将我置于众口所烁之中呢。”

第34章 人面李适之呵呵而笑道:“他们喝醉了,你莫在意。回头给他们也安排好的住处便是。”王源摇头道:“那可不成,我不能教人说我闲话,我想他们既然有这样的疑问,也许在座诸位都会有同样的怀疑,我岂能不理关乎名誉之事。”李适之摊摊手不置可否道:“那你自己看着办吧。”

192.168.0.1王源看李适之的态度,心里明白自己或许猜对了李适之的心思,也许李适之的心中也正在怀疑自己是不是抄袭剽窃了他人诗作,否则为何不对这些醉酒文士加以呵斥,任由他们借醉撒疯。王源心头有气,说话也再不客气,回头对晃晃悠悠站在面前的那中年文士道:“兄台,如你所愿,你想见识我的本事,我便让你见识,否则回头你们不知如何诽谤我。兄台能被邀请至此,肯定也是很有文才,这样吧,兄台必是作诗高手,莫若将你的得意之作吟诵出来,我也同样作一首同样题目的诗,咱们让众人评判高下如何?”众人轰然议论,有人低声道:“好狂的口气,这是要和韩四郎叫板呢。”“是啊,不过他可打错了算盘,韩四郎的诗作虽然大部分都很平庸,但有几首可是堪称绝唱的。譬如那首《咏桃花》诗,天宝元年李太白在长安的时候,韩四郎带着此诗去拜见,太白看了都点了头的。”“你敢说韩四郎大部分的诗作都很平庸?这要是被他听见,回头还不骂你个狗血淋头么?”

“哎呀……嘘,替我保密,万万不可跟他说,回头我请你平康坊红袖馆走一遭当做答谢如何?”“那还差不多……”议论声中,那中年文士韩四郎也被王源的态度所激怒,冷笑道:“好,我倒要瞧瞧你这个附身坊丁的文曲星肚子里有多少墨水。听好了,本人四年前旧作《咏桃花》诗。”韩四郎摇头晃脑,眯着眼吟道:“千株含露态,何处照人红。风暖仙源里,春和水国中。流莺应见落,舞蝶未知空。拟欲求图画,枝枝带竹丛。”众文士鼓掌大赞道:“好诗啊,如今读之依旧惊艳。”

连李适之和柳熏直等人也微微点头,这韩四郎当年确实有些诗名,只是这几年写的诗都是烂作,不过百足之虫死而不僵,李适之便是希望他能在梨花诗会上灵光一现,这才请了他来。韩四郎四方拱手道谢,之后洋洋自得的看着王源道:“可入得尊驾法眼?”王源点头道:“不错,写的不错,但也仅仅是不错而已。太想表达些思绪来,反倒显得矫情生硬,诗之境界还是润物无声,让人自行品味其中意,似与不似,若有若无才是妙处。”李适之柳熏直等人微微点头,这几句尽显格调高下,王源看来是很有想法的,细品韩四郎之诗句,确实是有些刻意表达情绪,矫情做作的味道甚是浓重。韩四郎双目冒火,酒气上涌,若非还知道这是丞相府中,眼前还有李适之在座,怕是立刻便要破口大骂。憋了半天狠狠道:“说的头头是道,倒要瞧你写出来什么惊天大作来。”

众人目光瞪着王源,但见王源皱眉缓缓在厅上踱步,片刻之后站定,轻轻道:“我有一好友某岁春游郊外,口渴时见一桃林村舍,于是前去讨水喝,见村舍少女立于桃树下,一望之下耿耿于心难以忘怀。第二年我的好友又去那村舍人家,发现已经人去屋空了。朋友告诉我这件事后,我曾写一首诗打算送他,可惜他去了南方,这首诗便一直没送出去,今日献丑了。诗曰:去年今日此门中,人面桃花相映红,人面不知何处去,桃花依旧笑春风。”厅上鸦雀无声,半晌之后,有人微微叹息了一声,低低说了句:“好诗啊。”说话的是李适之。“人面桃花,物是人非,可得而不可得,徒留追忆,人生无奈之憾,尽在其中。”柳熏直也叹道。“熏直所言甚是。没想到啊,这样的诗句出自王源之手,若非亲眼所见,连某家也要怀疑了。这不是神童才子是什么?”李适之轻轻拍打桌面,连声赞叹。

在座众人都是识货之人,也许他们写不出这样的诗句,但他们却能品评出诗句之中的意味,和韩四郎的诗作比起啦,高下立判。韩四郎瞪眼半晌,也终于点头道:“甘拜下风,你比我高明,这诗我是写不出的。”王源笑道:“韩兄,今后可莫随便怀疑人了,我虽是小小坊丁,也没什么名气,但并不妨碍我能写出诗来。我等刚才还在抱怨取士之人以名气取士,而不重才。放到我们自己身上,何尝不是如此?我们自己都是对无名气之人写出的好诗百般怀疑,又怎能责怪朝廷以名气取士?这就叫己所不欲勿施于人啊。”众人深以为然,韩四郎倒也可爱,脾气虽直,但也勇于承认错误,拱手道:“受教受教了。那柳园你不住谁敢去住?”王源微笑道:“我有个建议,但不知李相是否同意。”

李适之道:“说来听听。”王源道:“我等这次是为梨花诗会而来,距离诗会还有八九日,这几日不如我们都搬去柳园居住,大伙儿在一起探讨诗文,做些功课,或许能对诗会有所帮助。柳园那么大,我们这几个完全住的下,也免得我一人住在里边清冷不自在。”李适之哈哈笑道:“好个王源,你这是一石二鸟啊,好人倒是给你做了。”王源微笑道:“借花献佛罢了,反正也是为了诗会着想。”李适之大笑道:“某家答应你了,今日皆大欢喜,来人,继续斟酒,咱们今日喝到晚上,不醉不归。熏直,叫几个舞娘来助助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