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分1.0

欧美VIVOdesHD

导演:王子鸣

年代:2010

地区:挪威语 中文字幕

类型:   

主演:沙宝亮 织田裕二 田原俊彦 

更新时间:2021-04-14 19:13:49

简介:沈苏姀一瞬之间便明白来人是谁,掀开车帘一看,果然看到宁微倾一身青衣官服腰间系着明黄丝绦,眼下正领着几个小太监一人抱着一摞折子,沈苏姀看了看眼下这方向有些明白,暑气太重,皇帝已经将日常问政之地放在了天寰宫的内书房,宁微倾眼下必定是派人将尚未批示完的折子送过去,沈苏姀便只扫了宁微倾一眼,“郡主先走无妨。”沈苏姀狭眸看着嬴纵,黑漆漆的眼底冷光簇闪,唇角微动,似乎是想说点什么,可那话还未出口,站在她眼前一手半搂着她的人却竟然忽然轻声咳嗽起来,墨蓝色的双眸微狭,好看的眉头轻蹙,一副十分难忍模样,沈苏姀眉头顿时皱的更深,咳嗽的那人却竟然身子一倾将下颔落在了她肩窝之上,轻咳声断断续续听得她心惊!她忽然这么一言,整个厅中的人都看了过来,嬴华庭更是当即起身走到了她面前来,苏瑾见众人如此不由失笑,“诸位放心,本宫只是在香道之上有事要问侯爷。”笑意一滞,嬴纵看着沈苏姀的眸光顿时危险万分,咬了咬牙,嬴纵也不知想到了什么忽然一把捧着她的下巴将她的脸转了过来,想也不想便低头下去一阵深切的啃吻,沈苏姀见他如此便知他是应了,眼底不由生出笑意来,嬴纵见她如此一时吻得更狠,直到将她樱唇揉的微微红肿才放了开,头一偏,吻又落在了她的颈侧,狠狠的一吮,那细嫩的肌肤之上顿时落下个紫红的吻痕,意识到嬴纵在做什么,沈苏姀苦笑的要推他,嬴纵却一把摁住她的手腕不叫她动,狠狠的又吮了几下才又转到她唇上,沈苏姀被他磨得浑身发软,苦笑更甚,好半晌他才放开她,狠狠在她耳侧道,“最好三天就滚!不然我就帮他滚!”

简介:

欧美VIVOdesHD看着前头已经越来越清楚的巍峨城楼,欧美沈苏姀下定决心这一次一定要剥了那厮的皮!嬴华庭的武功干净利落,欧美却并不是沈苏姀的对手,欧美沈苏姀只用了一半的内力便和她战了个平手,两人比斗了百来招,沈苏姀特意变换过的武功招式叫嬴华庭眼底的疑窦一点点散了掉,等快到两百招的时候,双方都有些体力不支,一个默契,两人齐齐停了下来。嬴华庭额上汗意涔涔,欧美面色却是松快了下来,欧美看了看沈苏姀摇头道,“真是奇怪,我一直以为你性子温婉沉静,没想到你学的武功倒是十分烈性,以前当真是小瞧了你,早前那次在安定门之前我看你的武功招式和我的一位朋友颇为相像,我差点以为你们师出同门!”沈苏姀笑笑,欧美“想必公主的朋友一定师出大家。”“此番申屠被抄家,欧美可西岐那边却不好动。”

“两位娘娘在宫中,欧美还有两位殿下,咱们只怕要碰壁了,另外七哥那里……”嬴华庭说这话有些犹豫,欧美沈苏姀一笑,欧美“公主心存疑窦,不妨亲自去问问秦王,大殿下之死眼下必定是找不出罪证了,只能从西岐自己下手,眼下这北魏太子不走,咱们也不好有什么动作,先稍安勿躁罢,申屠致咱们还不曾见过,待到时候提审了之后再说。”嬴华庭闻言点了点头,欧美想了想才道,“也好,等着太子滚出君临咱们再着手,这事我还是去问问七哥,不过我想着,他必定会支持咱们的,因为……”嬴华庭眼看着就要说出句什么,欧美却是及时的止了住,欧美沈苏姀只当做自己不曾听到什么,并未多问,眼看着外头时间不早,只嘱咐嬴华庭早些歇着,嬴华庭便也随了她的话回房躺着了,整整一日,沈君心都不曾来过伽南馆……殿门前的男子三十多岁,欧美身量高壮,欧美面容周正,眉飞入鬓气势逼人,只一双眸子有些狭长,里头精光闪动,略给人精明狡诈之感,见沐沉并非无礼之辈方才一笑,扫了一旁的那头领一眼叱道,“刘元,你这性子委实要改改,怎可一句话不对就动起手来,先生既然到了,便该请进来,先生的朋友,也是本将军的朋友,快请,快请——”

刘成武三言两语便将沐沉的伤人变作了“一句话不对”,欧美沈苏姀一直坐在马背上看着沐沉和那刘元对打,欧美听着刘成武这话眼底露出笑意来,当先一步翻身下马,沐沉和谢无咎等人紧接着而下,沐沉打头,除开凌霄驾着马车未动和十多个护卫之外,其他人都朝那殿门口而去,刘成武的目光从来人身上扫过,精明的双眸闪过两分凝重,而后才当先转身入殿。这一处大殿看得出应当是早前商王处理政事之所,欧美可眼下那黄金主位却是被刘成武霸占,欧美看着横刀立马坐在主位的人,沈苏姀眼底微深和谢无咎几人依次坐在了下手位上,看着众人坐定,刘成武这才一笑看向沐沉,“先生离开浮屠城的几日不知去了何处?”沐沉狭了狭眸,欧美先是问,“世子在何处?”刘成武一笑,欧美身子往后靠进了椅背之中,欧美姿态傲然语气悠哉,“先生口中所言的世子可并非是咱们浮屠城的世子,本将军已经查明,此人乃是假冒世子之身欲图浮屠城商王之位,其人已经被本将军拿下,眼下正关在暗牢之中。”话音落定,室内众人面色都没有什么大变,刘成武将此看在眼里,眼底的沉凝松了两分,在他看来,沈苏姀一行人若是这位世子的拥戴者听到这话必定大乱且自危,可眼下这行人竟然无动于衷,足以表明沈君心在大家眼中并不是十分重要,刘成武已看出了沈苏姀几人的身份不同寻常,心底起了利用招揽之心,见此自然十分满意,可他却不知在场众人在情绪遮掩之上都是一等一的高手,岂是能让他这初见之人看出岔子的。

唯一色变的自然只有沐沉了,他眉头紧紧一皱,“可世子身份乃是商王认定,将军如何就能说世子的身份有假呢?老王爷病重,若是城中没有世子,浮屠又如何运转?”刘成武叹息着摇摇头,“先生有所不知,这位世子来路不明,正是趁着老王爷病重才欲图谋夺商王之位,先生从前乃是世子身边的军师,乃是世外高人,虽然不知道先生为何相助世子,可眼下世子已经获罪,先生无外乎两条出路,第一,和那假世子一起获罪,第二,另择明主投到本将军帐下,至于继承王位的事先生也不必担心,本将军早前已经派人上报望京朝堂,皇上和大司命大人都同意本将军在商王一脉的宗族之中选一人继承,这继承之人本将军已经选好,先生大可不必操心,先生既然出山投身功名,想必也是想求个好前程,既然如此,何不择佳木而栖呢?本将军知道先生的厉害,先生不妨好好考虑!”沐沉的面色有些沉暗下来,一双眸子里也透着深深的思索,很显然,这位老商王曾经的左膀右臂已经投靠了西楚朝堂,或者说是投靠了西楚大司命一脉,西楚素来有神权控制王权,而今的大司命乃是要用这个刘成武将商王一族牢牢的攥紧在自己手中了!沐沉当初陪着沈君心来西楚,自然要有个名目,他不是沈君心的仆从,对外便以军师的身份面世,沈君心自到了西楚的手段诸多,想到沈君心不过是个十二岁的小孩子,外头便将那些手段的来源都想当然的加在了沐沉的身上,一来二去,人人都知沐沉有大才,而这个刘成武虽然背叛了商王,却是个喜欢招揽人才的,竟然对沐沉未下杀手!沈苏姀几人不过须臾之间便弄明白了此事,谢无咎眉头微扬面色兴味,孟南柯面色沉静波澜不惊,他身边的嬴华庭更是乖乖跟在他身边,二人仿若一对神仙眷侣,须臾的安静之后,却是沈苏姀当先开了口,她笑着朝刘成武一拱手,道,“早就知道刘将军之英明,今日一见果然不同凡响,将军不是疑惑他去了何处?在下倒是可以替他回答,这几日他去了大秦,乃是为了替商王游说在下前来西楚开拓商道,在下带着族人慕名而来,倒是不曾想到会遇上这等事。”

欧美VIVOdesHD见满殿的男人却是由一个女子当先开了口刘成武双眸一眯,他早就注意到了沈苏姀周身不同寻常的气度,此刻打量了沈苏姀一瞬方才道,“不知道姑娘是……”沈苏姀一笑,“在下乃是岭南苏氏,家中姐妹排行第五。”刘成武眉头一簇,想了想眼底方才亮出一丝微光,“姑娘说的岭南苏氏可是大秦那个巨贾之家的岭南苏氏?是和大秦沈阀相抗衡的岭南苏氏?”浮屠城靠近大秦,刘成武做为高级将领对大秦诸事自然更是清楚,听他这一问,沈苏姀满意的一笑,“刘将军好眼力!”刘成武眯了眯眸子,眼底精光簇闪,又看了沐沉一眼方才感叹,“怪道是都不知道先生的去向,却原来是奉了王命去了大秦岭南,苏五姑娘此番既然愿意来浮屠,想必是已经被先生说动要将苏氏的生意做到在浮屠了?”

浮屠城做为西楚最东边的王邑和其他几处王邑相比并不算十分富庶,倘若此时有一个大商贾家族愿意来此拓展商道,自然是一个大好事,若是能支持军备那就更好了,沈苏姀看着刘成武眼底的精光便知道他在想什么,闻言当即一笑,只是那笑意有些犹豫,不点头又不摇头,倒是像有什么顾虑,刘成武见状便是一问,“苏五姑娘有何顾虑?”沈苏姀长声一叹,“本以为浮屠城政治昌明才愿意来此冒险一试,可没想到这几日出了这等事,在下又知道西楚已对大秦发兵,两国倘若当真交战,苏氏的本家毕竟在大秦,总是有些顾虑的,再加上这沈家世子一事,苏氏是商贾之家,最不愿卷入王权争斗,将军虽说已经将那世子下狱,可却不能保证这位世子将来会不会……”沈苏姀说的十分深长,十分明显的表现出对将来朝局的担忧,刘成武闻言当即大笑,“苏五姑娘快人快语,是在担心那世子将来起复不成?不瞒苏五姑娘说,那世子已经被本将军下狱,眼下人已经奄奄一息没了抗争之力,再过三日本将军便会将其治罪问斩,至于那和大秦焦灼的十万大军,本将军亦会发王令召回,苏五姑娘断不必担忧!”沈苏姀闻言长舒了口气,眉头一挑拱手一拜,“刘将军好魄力!在下当然相信将军,不过在下眼下倒是有些好奇那假世子乃是何方圣神竟敢行这等天下之大不韪之事!”刘成武眯了眯眸,“苏五姑娘这是担心那假世子有什么靠山不成?苏五姑娘考虑周全也是正常,既然如此,本将军便带苏五姑娘和诸位去见见那世子!”

话音落定,刘成武已经起身朝殿外走,沈苏姀眉头一挑眼底出现几分兴致的跟了上去,全然是一副看热闹的模样,谢无咎几人本就和沈君心无干系,此刻更是兴奋,刘成武将几人面色看在眼里,当即毫无顾忌的带着一行人朝着上阳宫西北方而去,慢行了一刻钟,一行人在一处看起来分外冷清肃穆的院落之前停了下来!看守的士兵见刘成武带着人前来当即将院门打了开,刘成武回头看了几人一眼当即带着主人走了进去,院内荒草丛生,刘成武目不斜视的入了正厅,却见那正厅却是有一道阶梯直通地下,刘成武脚步徐徐顺着阶梯而下,沈苏姀紧跟在其后,刚走下阶梯便看到五丈见方的一处底下囚室,一股子巨大的血腥味刺鼻而来,幽暗的光线之中,那行刑的木架子之上正绑着一个血衣模糊的纤细少年郎……------题外话------嗷呜,过了时间了~大家情人节快乐!我抓紧时间把纵子写出来!

☆、003 青梅煮酒,姐弟相见!(二更)五丈见方的囚室之中阴冷非常,那血腥味更是万分刺鼻,沈苏姀定定的站在刘成武的身后,兴味的目光落在囚室尽头的囚犯身上,纤细的少年被绑缚在那木架子上,身上布满了鞭痕,白色的囚衣被血渍染红,那张略显稚嫩的面容之上亦是血污模糊,发冠散落,墨发铺肩,低垂着的脑袋叫人觉得他或许已经晕过去,看着面目全非的沈君心沈苏姀眼底暗光一闪,而后便轻笑了一声道,“不过一个孩子而已,刘将军下手未免太重。”刘成武听着此话眉头一挑,还未说话沈苏姀已经继续点头道,“不过刘将军杀伐果决倒是叫人放心,既然如此,那苏氏倒是可以好好考虑考虑在浮屠开拓商道之事。”刘成武眸光微亮,大笑起来,“有苏五姑娘此话本将军就放心了,此处不宜久留,我们还是回殿中的好,至于这个假世子,三日之后自有处决!”

沈苏姀笑着点点头,又看了毫无所觉的沈君心一眼方才转身走上楼梯,一行人走入厅中,便听见刘成武对守在外头的几个侍卫吩咐,“就这样吧,莫要再打了,免得弄死了三日之后不好行刑,好生看着,将那血衣换下人弄齐整些。”一声吩咐落定,左右侍卫当即应声,刘成武看了看沈苏姀几人,见她们面色并无异样才彻底的放下心来,抬手一请和众人一道走了出去,一行人再回殿中,这一次刘成武便又看向了沐沉,“先生已经看到了那假世子的下场,不知先生做何选择呢?”沐沉眉头微蹙,似乎思忖了许久才对着刘成武拱手一拜,“只要老王爷同意,在下自然还会留在浮屠尽心辅佐新世子,只是不知老王爷眼下在何处?”刘成武眼底生出满意的光,一叹道,“老王爷早前得知这个假世子的身份之后大怒,已是急火攻心又卧榻不起了,眼瞧着是有些不好,先生先请在宫外会馆之中住下,等三日之后大局已定之际本将军自会让新世子和老王爷与先生相见。”沐沉思量一瞬,点了点头,“那便听将军吩咐。”

刘成武满意的点点头,而后又看向了沈苏姀几人,沈苏姀眉头一扬十分善解人意的道,“我等自然亦是听将军吩咐,倘若苏氏往后要在浮屠行商,还望将军照顾一二。”刘成武朗声大笑,“妙哉妙哉,苏五姑娘果然爽利!”微微一顿,又万分郑重的道,“苏五姑娘请尽管放下心来,本将军保准苏氏在浮屠风生水起,今日时辰已晚,本将军稍后还有事在身,便不多留苏五姑娘了,请苏五姑娘和先生一道前往宫外会馆暂居,三日之后了断了城中之事之后本将军再为苏五姑娘设宴!”话已至此,沈苏姀几人当即起身,刘成武将一行人送到了殿门口,又嘱咐了那刘元不可轻慢之后方才让沈苏姀等人离去,从上阳宫而出,一路到了距离宫闱不过百丈的一处官家会馆之中,这会馆早前本就是为了接待使节和贵客而设,占地面积颇大布置装饰亦十分华贵,如今里头并无旁人,沈苏姀一行人住进去十还分空落,待诸人都安顿下来,不用沈苏姀吩咐,沐沉和沐萧已到了她房中,不多时谢无咎和孟南柯并着嬴华庭也到了她这里,一屋子人落座,谁都没有开口说话,气氛一时有些压抑!沐萧起身朝外看了看,回头道,“外头有人盯着,不过说话不妨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