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分1.0

边城在线

导演:燕妮

年代:2013

地区:中英双语

类型:   

主演:天织堂 丁爽 与非门 

更新时间:2021-04-14 20:35:26

简介:“是大秦秦王!”沈苏姀也有些懊恼,那一回梦中听到了什么“主子不让主子不让小人动针动刀也不准侯爷宽衣,小人确实瞧不出”之话,当然还在诧异这声音为何从未在府中听过,适才听到陆衎那一声主子的时候,可不就是和那日的语气一模一样!沈苏姀被他问的哭笑不得,“你怎么了?我怎会不知我在做什么……”沈苏姀笑开,“既然信我,便听我的。”

简介:

边城在线这么一说正合沐沉之意,边城说到底还是要以沈苏姀的身子为重才是!容飒闻言立刻摇头,边城“不是,昨日说好侯爷午时归来,主子必定是记着的。”沈苏姀点点头,边城看着容飒道,“他让我们勿忧,等他归来。”容飒也微微的松了口气,边城见沈苏姀的目光只停在那信纸之上,边城这才犹豫的问,“侯爷,既然主子送了信出来,那咱们可以稍稍放心些,你昨夜一夜劳顿未眠,回来这么久连水也未喝一口,眼下是不是先吃点东西才好?天圣门仍是紧闭着的,侯爷一时半会儿进不了宫,只能好好等主子回来了,侯爷只当是为了主子……”容飒眸光微亮,边城转身出门,边城不多时便送来了吃食,沈苏姀即便没有胃口也就着吃了些许,而后便又是漫长的等待,容飒不时送来外头零星的消息……宁国公昨夜入宫便不曾出宫,太后昨夜急病危在旦夕,待午时之后方才转醒……君临城中因为立后大典而来的权贵们正在陆续离开,确实要接受严格盘查方才放行,刑部已经接手昨夜贵妃娘娘的变故,贵妃娘娘此事乃是有人早有预谋……贵妃遇害的消息不知怎地露出了风声,坊间的风向一转,从秦王并非皇上亲子变作了后宫妃嫔因后位的争斗惨烈……百官入不得宫上不了朝,人心惶惶之下各家门客却都齐齐上门,唯有忠亲王府还在行琴棋雅集……宫中明黄大红已经换做灵幡缟素,大秦历史上最为盛大的立后大典一夜之间变作了举国皆哀的丧事……

立后大典未至,边城新后却与立后前夜罹难,边城大秦几百年的历史之上大抵不曾出过如此大的变故,夕阳西下金光覆城,这个本该举国欢腾的日子却正被新后罹难的阴霾而笼罩,是后宫妃嫔的争斗,是朝堂政治的权谋,还是一场叫人悲伤的意外,沈苏姀独坐在秦王府的书房之中,脑海之中纷乱思绪一点点变得清明,心底的酸楚却越来越重,贵妃的笑颜似乎还在眼前,那一盒价值连城的宝物还放在这王府寝殿里,那日里的细细叮咛还徘徊在耳畔,今日,却是永远的葬在了那太液湖中,这举国皆悲的丧事,可是要悲那空空的棺椁?眸光一扫又看到那信,边城一点点将那信纸展开,边城那缟素若雪的栖霞宫里,他又是以何种心境写下这铿锵疏狂的四字,贵妃之于他,恰是这世上唯一的亲近之人,而今这唯一的亲近之人也要逝去,且还是以这等惨烈而叫人猝不及防的方式。夜幕降临,边城白日里晴好的天气到了夜晚仍是无星无月,沈苏姀静静的坐在秦王府的书房里,不知他到底何时才会归来,天黑了,他在做什么呢?容飒看着她如此满是不忍,边城叫上清远和明生一起来劝她,边城沈苏姀被她们一个个不忍心的模样弄得无奈,心想眼下最该担心的是他不是吗?她好好地在这里又能算得了什么?心中如此想,她到底还是做了个样子朝寝殿去,躺在床榻之上,却无论如何是睡不好的,待容飒等人离开,她便又起来拿了纸笔在临窗榻上默写往生咒。沈苏姀稍稍一默,边城眼底的微亮再度沉了下去,边城嬴纵见她如此眸光也是一暗,默然一瞬抚了抚她的背脊道,“此番都是我的意思,你心底必定还是气我的,你想回沈府去,好,我现在便去吩咐清远叫他送你回去。”

说着话便要走,边城刚走出一步,边城手腕却被沈苏姀一把攥住,沈苏姀眉头微蹙,眼底带着两分无奈的恼意,“你现在是学会了以退为进了是不是?分明知道我不是这个意思,却偏偏次次都要用哀兵之计,我是要回去,却没说是现在。”沈苏姀的语气一点都不好,边城嬴纵听着此话面上却生出笑意来,边城转身将她一把搂了,唇角弯着,“怎能说是哀兵之计,我知你着急华庭着急苏阀的案子,早些送你回沈府不好吗?我这王府之中有什么值得你多留一时半刻儿的?”双眸微眯,边城沈苏姀咬牙切齿的欲扒开嬴纵落在她腰侧的手,边城嬴纵见之赶忙赔笑不再多说,笑着朝她颈子靠过去,“这话乃是逗你,熟不知你愿留一时半刻儿当真是天恩浩荡了。”被他这么一句一句的折腾下来,边城沈苏姀便是有怒气眼下也都消了,边城冷哼一声由他亲近着,“眼看着贵妃娘娘要立后了,这个时候我难道还要寻西岐的晦气吗?等贵妃娘娘立后之后,再怎么说你也是嫡子的位置,朝内朝外不会不想着这个的,皇上的心思不知是怎地,可眼下却是不能轻易将你如何了,你总以为我在气你,难道我就没有半分为你考虑吗?”嬴纵爱极了她一本正经说话的模样,忍不住在她颊上亲了两口,冷峻的面容之上浮起两分笑意,口中却道,“难为你有此想法,不过我想着母妃这次的立后大典只怕不会十分顺遂。”

沈苏姀挑眉,正有些疑惑的想问问嬴纵这话怎么说的时候,外头却又有脚步声传来,容飒在厅门之外停步,口中道,“主子,侯爷,漠北有消息送来。”——漠北?!沈苏姀从嬴纵怀中挣出来坐好,挑眉看着嬴纵,嬴纵一笑,让容飒进来。容飒手中拿着一封墨色封面印有火漆的信封,抬手递给嬴纵,嬴纵接在手中却不看,只笑问着沈苏姀道,“猜猜说的是什么?”见他不看信便让她猜,沈苏姀的眉心皱了皱,“你已经知道这信里讲的是什么?”

边城在线嬴纵淡笑,“猜不着,今日便还留在王府。”沈苏姀顿时蹙眉苦笑,“漠北送来的消息可能性太多,我怎么知道?”嬴纵笑意加深,宠溺的提示,“想一想今日是什么时候了?”沈苏姀顿时狭了眸子,皱着眉头默然片刻,眼底忽然有亮光骤然迸射而出,直勾勾看着嬴纵道,“是不是……拓跋昀?!”嬴纵笑意一淡,无奈的摇了摇头,沈苏姀眼底一暗,“怎地,我猜错了?”

嬴纵面上露出遗憾的表情,“我只是感叹今夜要独守空房了。”·午时刚过便送入王府的信直至夜色降临才以奏折的形式送到了昭武帝的眼前,彼时御书房之内枢密院一众武将并着刚刚升为忠勇军副帅的八殿下嬴策都安静的站在一旁,待全福细声细气的将折子上的内容念完,枢密院的武将们一时面色各异起来。“皇上,传闻之中西楚浮图城的商王病重命悬一线,可是此番北魏大军却竟然败在了西楚的偷袭之下,北魏的实力我们都是知道的,这么一来,莫非这位商王的病重乃是假的?”话音落定,另一人又开了口道,“想那北魏太子眼下只怕刚回到北魏不久,本以为他回去北魏之后北魏会有什么大的动静,却不想一回去便吃了败仗……”

微微一顿,此人面上不由生出了两分幸灾乐祸之色,“皇上,依微臣之见,北魏此番败于西楚委实表明北魏的实力并没有我们想象之中的强,这一下咱们可以放心了。”话音刚落,另一道沉稳有力的声音又响了起来,“此言差矣,北魏的实力你我早就心知肚明,此番西楚的胜仗虽然令人称道,可一次两次的胜败却代表不了什么,再加上漠北苍穹城一直蠢蠢欲动,因而对北边,咱们依然不可放松警惕!”停了片刻,此人又接着道,“还有一点,北魏大败之后,凭着拓跋昀的性子必定不会就此甘心,可这一次北魏竟然就这么退兵了,依微臣之见,此番北魏军中只怕是出了岔子……”武将们大马横刀的站着,在昭武帝的默许之下言语上并不十分拘束,三人话音落定,坐在上首位的昭武帝面上却没有接话,昭武帝和煦的目光扫过底下的诸人,忽的摇头笑了笑,“北魏和西楚只要不曾结盟联合就是好的,众卿不必太过担心,过几日还会再有消息送来,到时候自然就一切都清楚了,今日时辰不早,退下吧。”众人你一言我一语,可昭武帝却是一副不动声色的模样,不由叫底下人心中有些不安,然而昭武帝不愿意说的话底下的人也不敢胡乱多问,当即陆陆续续的朝外退了出去,嬴策一直站在一众老臣的最后不曾言语,眼下行了一礼之后也跟着往外走,还没走出几步,昭武帝已经在身后淡声道,“阿策,你留下。”嬴策脚步一顿,一时连背脊都有些僵直,若非是那一身银甲挡着,必定要叫人看出端倪来,他站在一旁等枢密院的老臣们走出去,御书房的门被掩好,而后才转身上前几步,恭敬的朝昭武帝一拱手,“父皇又何吩咐?”

昭武帝上下扫了嬴策一眼,颔首道,“军中如何?”嬴策拱起的双手放下,面上露出两分寻常的笑意,“自然是极好。”昭武帝笑着挑眉,“那怎么听说前几日三万多将士在营中为你庆贺,却等了一整日都不曾见你的人?怎么?是升了官职摆起了架子?”嬴策闻言面上的笑意便散了去,稍稍一默才道,“儿臣最爱热闹的父皇应当知道,可儿臣心知眼下入了军中便不是从前的胡打乱闹了,军中的将士们准备的仪式虽然是为了庆贺,可多半是因为儿臣皇子的身份才如此铺张放肆,儿臣最开始没想到这个问题,一时答应了他们,可那一日忽然想到此,不由觉得自己思虑不周,索性便不去那仪式了,要庆祝也可以,等将来儿臣为大秦夺下新的城池再庆贺不迟!”昭武帝看着嬴策的眼神便愈发亲近宠溺起来,素来无波无澜的眼底更是生出了几分意外来,“怎么,你想上战场?”

嬴策看着昭武帝认真的点点头,“是。”昭武帝一笑,“从前你可没这些想法——”嬴策也是一勾唇,面上的明朗还和往日无二,甚至在昭武帝面前还有别的皇子不敢有的放肆,他眉头一挑叹道,“或许是在军中日日听着那些老将说起战场上的故事一时听得有些痴了,心想着金戈铁马扩疆卫国方才是男儿本色!就像父皇年轻时候一样!”嬴策一席话让昭武帝面上笑意加深,看着嬴策点了点头,“很好,未让朕失望,大秦四面楚歌,不知多少双眼睛虎视眈眈,朕素来喜欢主动出击,因此,你必定有机会。”嬴策眸光一亮,朗笑起来,“儿臣领命!”

昭武帝便点了点头,“你母妃近来身子有恙,你也别只顾着军中。”嬴策面上的笑意便有瞬间的凝滞,嬴策掩饰似得垂眸抱拳,又是一声,“儿臣领命!”昭武帝颔首,“嗯,退下吧。”嬴策连头也未抬的转过了身去,英挺的身量穿着这身银甲之后更为俊朗逼人,昭武帝坐在宽大的御案之上看着嬴策大步流星而去,唇角的笑意一点点的淡了下去,门被掩上,昭武帝随口便凉声的问,“拓跋昀到底死没死?”全福站在一旁蹙眉道,“何统领那边送来的消息还不确定,就算是不死,至少也是重伤,北魏东南军所有的将军都被禁了足,连带着二皇子在内都被缉拿了住,足见拓跋昀这一次受的难不会轻,还有那个巫女,死的更是莫名其妙,不知皇上的意思是?”